瞻前顾后

  粟白鸣  

四十六亿轮回

你看见了吗,在我们的周围。这座城市终于迎来了末日,我们是最后的幸存者。两个人类,我和你。
我记得我们倚靠的这堵断墙,曾经属于这座城市最豪华的建筑,香槟塔反射出夕阳的金光,舞女血红色的裙裾融化在地毯里。我们站在角落里,两个少年。
请你回应我吧,哪怕只是轻轻的晃动一下手臂也好,你看啊,我正握着你的手,即使你的手指微微抽搐,我也能感受到。但是我立刻想起来了,你的手脱了臼,以一个可怜的角度向外扭曲着。
你要是听得见我这话,一定会跳起来给我一拳吧。你怎么会接受别人的可怜呢?尤其是出于我口中的。所以请你至少转动眼球,把视线投向我——就像以前那样,在这座建筑的舞厅里,我们踩着华尔兹的节奏,红地毯吸掉了鞋底的声音,我们缓慢的向目标靠近——就像那时候那样,挑左眉是躲避眼线,挑右眉是准备攻击,眨左眼是分头行动,眨右眼是撤退。
你为什么一动也不动呢?我想如果我接上了你的手臂,你会不会因为疼痛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可我现在也动不了啦,破碎的砖块掉下来砸中了我的腿,我只能伸直了手臂,扭着身子往你这里靠,我的伤口因为这个动作被撕开了,血液透过两层布料涌出来。
让我们牵手,拥抱或是亲吻吧,只要有肢体接触,让我把生命力透过皮肤传递给你——你一定是想活下去的吧,你一定不想这么早就堕入地狱吧,我知道的。可是那些好人们都不见了,只剩我们两个最应该待在十八层地狱的,为人唾弃或是恐惧的,两个黑色的恶人。
我想吻你的脸你的唇你的眼你的颈你的额头,不管那是出于崇敬还是想要再见亦或是爱。
而我的血要流干了,你的睫毛再也不翕动,这个无数次被我们破坏的城市却是由我们来画下句号。睡吧,要我给你唱歌然后说晚安吗?就像你小时候因为害怕所以我做的那些,这次我不会嘲笑你了。那么再见吧,四十六亿年后,在一切最开始的地方,再次相遇吧。


















其实本来不想打tag让你们猜这是哪两个人的。










评论
热度(9)
© 粟白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