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前顾后

  粟白鸣  

【双黑】Hanyuu (下)

设定在上篇

这篇同样送给 @AlSiP/铝硅磷 ,想说的话都在最后了。

校园生活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一个落日还有三分之一在地平线上的日子,太宰治把书包甩到肩膀上,慢慢的往家走,他走的很慢,帆布鞋的鞋底一下一下的蹭着水泥地面,“嚓嚓”作响,他曾经这样磨坏了三双鞋的鞋底。

他今天运气不是很好,老师似乎发现了他在课堂上看书的行为,把他抓过去好生拷问了一番,被放出来的时候教室里早已空无一人,偏偏今天轮到他值日,没有人在的情况下也推不掉,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老师并没有搜查他的课桌,只是“怀疑”而已。

不,这也不是什么好事,为了以防万一他不得不把那本书带回家——尽管那本书并不算厚。

他带着一路的“嚓嚓”声走到回家路上的最后一个路口,右转是往他家走的方向,左转——

“咚——”窄巷里传来了木棍狠狠敲击在电线杆上发出的声音。

太宰治转了个身,把书包带子抓得紧了一点,免得到处晃荡弄出声音来,他贴着墙壁,慢慢的往声源处走,帆布鞋底落在水泥地面上,没有发出声音。

转了个弯以后他看见了和自己身上相同的校服。

“觉得两年前被揍的不够惨吗?!”他的同桌继续挥舞起了木棍,从后面看头发像是一团在跳动的火焰。他的面前是几个混混模样的人,太宰治想起来老师们曾经议论过这几位上届毕业生。他站在转角后想,中也在打架方面好像很有经验。

物体相撞的声音逐渐停止,太宰治从转角处探出头,中原中也扔掉木棍,弯腰捞起扔在地上的书包准备往前走,听见身后传来的鞋底和地面的摩擦声之后他回过头,看见是太宰治以后表情也没什么变化,扭过头继续往前走,只是步伐的频率较平时快了些。

第二天的午休,太宰治在教学楼的天台找到了抱着便当盒独自一人的中原中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不良啊。”他说,中原中也扭过头看了他一眼。

“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我曾经在老师谈论前几届毕业生的时候看到过那几个人的照片,听说他们校内斗殴把同学打进医院都是常态了……”

“转学生,你知道的倒是挺多。”中原中也用力把脚边的一颗石子踢了出去,石子一路“噼噼啪啪”蹦跳着到了太宰治的脚边,他拿脚顶住,脸上又露出了第一次遇到中原中也时的笑容,“当然。我还知道,虽然中也看起来比高一新生还矮,但是按照实际年龄应该在两年前就上大学了哦。”

 

 

 

两年前的夏日并不特殊,一节课过后中原中也走出闷热的教室,坐在走廊的栏杆上,风从他背后绕过来,温度偏高。他低着头,一双双大小不同的鞋子进入他的视线然后又消失。

有几双鞋在他面前停下,然后是一个公鸭嗓捏着嗓子细声细气学女老师刚刚作文点评时讲话的声音。“最后一句‘我是个百依百顺的孩子,至死不变,但只顺从我自己。’*用的很好,中原君。”

中原中也没理他,只是把身体稍微往后挪了挪,与面前的人拉开一点距离,借着生理上拉开的一点极其微小的距离让自己心理上好受一些。刚才说话的人似乎觉得那样说不过瘾,于是伸出手往中原中也身上一推——

 

 

 

曾经中原中也无数次站在寝室的阳台上,目光所及之处是附近一家酒店顶端巨大的发光字,借着那几个字符的白光他又一次看清了校园边界上的铁栏杆,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自己或许被囚禁在这座监狱里,那几个发光字发出的光线是穿透监狱黑色不透光外壳的,唯一连接起了他与外界的东西。而在三年即将期满,黑色外壳也逐渐褪去的时候,意外发生,刑期延长,他却因此短暂的逃离了那个地方。

中原中也记得,并且无数次的回忆起那个在重力作用下逐渐下落的瞬间,就像是一只没有翅膀的鸟。他依稀记得自己向上伸出了手,随着所处高度的降低双手逐渐张开,仿佛鸟的翅膀张开到极点,却仍然不受控制的下坠。他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将那个黑色外壳砸开一个缺口,于是那些平时不常见的外界的事物在那个缺口里解冻,由僵硬变得流动而又五光十色起来,它们在他眼前缓慢地流过,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个缺口又逐渐合拢,在它只剩最后一条窄缝的时候,太宰治顺着这条河流过来了。

 

 

在下一个夏季来临之时,中原中也参加了毕业典礼,班主任站在台上,声音甚至有点颤抖:“你们现在都是十八岁,虽然要再过两年才算真正的成年人,但我始终认为十八岁的少年们已经足够去承担一些事了。”

“我喜欢把人比喻为鸟,在此之前,你们都没有足够飞翔的能力,只能在地上蹦跳。而现在,你们的翅膀上已经长出了羽毛,向前飞吧!少年们!前方的蓝天和阳光都是属于你们的!”

中原中也在离开校园的时候想,自己再不必长时间的身处铁栏之内,黑色的外壳也在无形中消散了。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左边是同路的太宰治,四周是黑暗,只有身后逐渐远去的路灯发出暗淡的灯光。他们在岔路口分开,彼此点头作为道别,没有问对方最终去往的大学。

但是,中原中也并不在意这些,他仍然是少年心性,而今羽毛已经生长,自然是要往前——

不惧风雨,不寻退路,不顾周围的视线。

朝前飞去。

 

 

 

 

 

 

 

*来自萨特

Hanyuu:日语中“羽生”的罗马音 用在这里是想表达“翅膀生长出羽毛的意思”

 

 

 

写给铝桑:

算起来认识已经有四个多月了,时间过得可真快。2018年对你来说一定是重要的一年吧,进入大学,成为十八岁,有这么多事都发生在这一年,“羽生”指的不仅仅是文章里的中也,其实也是写给你的。【这点小私心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出来呢】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要分上下两段发了,发布的时间一次是北京时间的2018年1月1日的0时0分,一次是伦敦时间的 (但愿我没有搞错时差)【本来是想写两篇的,但最后偷懒用一篇祝了两次新年快乐】 。过去的一年能认识你十分开心,希望在新的一年里能多说话,希望能做很久的朋友。

虽然这篇文章是从九月底就开始构思的,但自我感觉还是没达到自己的要求, (而且感觉对于太宰的描写实在是……) 希望你能不嫌弃。

评论(2)
热度(20)
© 粟白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