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前顾后

  粟白鸣  

未闻花名


花中精灵x普通人

太宰治第一人称

紧急摸鱼,很短(。

“芥川君,窗外的樱花是不是开了?
既然如此,不如我们做一些比现在修改你这篇作文更有意义的事情吧——比如说,听我讲个故事?
我还是个国中生,就是跟你现在差不多大的时候,家搬到了一个新的宅子里,宅子里有一株樱花树,原本的主人打算把它砍倒,结果还没实施就把房子卖给了别人,我的父亲作为那座宅子的新主人,把它保留了下来。
我很少注意那棵树,主要是它刚栽下去没多久,远远望去可怜巴巴的一根立在那边,等到开花的时候不知道能开几朵。但我的父亲很喜欢,把它交给我照顾,我没办法推辞,某天我经过的时候,发现树枝上长出了一个花苞,长出来应该有几天了,那根枝条上还站着一个人,是少年的模样。
他说他是这樱花的花中精灵,我觉得挺有趣,没想到从小听到的睡前故事居然成真了。他也很惊讶,因为‘前辈说过人类是看不到我们的。’
大多数时候他都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枝头看书,他运气还算不错,这株樱花的颜色是白色而不是粉色,每次我远远的都能看见深褐色的树枝上有个白点,他穿一身白,连帽子都是。
大概是认识快一个月之后吧,记不清是因为什么了,我以前干过的出格事儿也不少,但那次那位精灵先生很生气,我觉得他多管闲事,花中精灵是长寿的种族,在栽下去之前搞不好他就活了好几十年了,现在摆出一副长辈的嘴脸教训我。或许几百年之后,他还会对别人说,几百年前的那个男孩怎样怎样……
你现在也是这样想的吗?芥川君?
他当时的回答,我现在还记得——”
“曾经某位树妖前辈给我看过这样一句诗:‘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这真是天大的笑话。这朵花能开多久,我的生命就有多久,我看向这世界的第一眼从长出花苞开始,花瓣落尽则意味着生命结束。再长也不过几个月而已,怎么会长过你这个能活几十年的人类?人确实永无再少年,但来年春天再次开出的每一朵花都是另外的一位精灵。即使是同一株花上也永远不会长出一朵与往年一模一样的花。对于这朵花,对于我来说,花也是再无重开日的。”
“他说完这话就消失了,这在之前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看他是真的生气了,面对一片开得茂盛的樱花喊了好几声他都没出现,我决定下一次来的时候给他带一瓶酒当赔罪——我知道他喜欢喝酒。”
“几天后,我拎着一瓶酒去找他,隔了老远就看见地上铺着一片白花瓣,他站在枝头,一身白色,几乎透明。他注意到了我和我手里的酒,声音很轻地说:‘谢谢。’我张大了嘴喊他,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我眼前我才想起来——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名字。
从那之后我再没见过所谓的‘花中精灵’,那一位也很少谈起他自己的事,我不知道是因为他的事实在太少确实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因为他觉得他与我能够相处的时间太短没必要说太多。
我一直不明白,他究竟知不知道‘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下一句的含义呢?”















白色樱花的花语:生命
樱花的花期:一个月左右
题目中的“花”并不仅仅代表“花”。

《续侄溥赏酴醾劝酒二首》【宋】陈著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相逢拌酩酊,何必备芳鲜。(既然如此,那我们何不推杯换盏!别忧愁以后,活在当下!)

评论(2)
热度(4)
© 粟白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