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前顾后

  粟白鸣  

今夕何夕

 现代背景 无异能

很老套的梗

如果不说根本看不出来的已交往前提

其中包含一些可能令人感到不适的内容。请谨慎阅读。

 

 

 

中原张开眼睛,眼前是一片黑色,他把手举到眼前,模模糊糊的看到自己手掌的轮廓后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瞎,只是目前所处的环境光线昏暗,他正躺在地上,确认了身边空无一物后他缓慢的站起来,正要抬脚眼前突然亮起白光,他眯起眼睛,几秒后认出那是一个电子显示屏,借着它发出的亮光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处于一个密闭的长方体空间内,体积并不大,长七步宽五步。空间内部的面是浅灰色的,磨砂质感,似乎是透明的,但看不到外面的景象。光线跳动了几下,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一行字:“是否重复这一日?”中原中也感到疑惑,但他随即就想起他记忆的最后一瞬间,是用力将太宰治从那辆疾驰的卡车前推开。

 

也许太宰治还是没有躲开那辆卡车?他想。除此之外他觉得也没有别的什么发生在那一天的事情是需要那一天被重复的。或许是我推开他的力气还不够大。中原中也想。他看着面前显示屏上是和否两个选项,把手指放在了“是”的上面。他的猜测没错,下一秒他就在自家卧室的床上醒来,张开眼睛所见的景象与记忆中分毫不差,有一束阳光刚好照到了天花板的裂缝上。他坐起来,扶着额头想那天事情的经过,他记得那天太宰治约他在某个咖啡厅见面,说是有事要讲。他走到一个路口,看见太宰治正站在对面,两人同时向对方走去,突然间另一个方向一辆卡车为了躲避路上的障碍物歪歪扭扭的往太宰治的方向撞过去,太宰治像是被钉住了一样站在原地......中原中也看了看钟,时间差不多了,他匆匆洗漱完毕,离开家往那个路口走去。一切都和他记忆中一样,太宰治又一次愣在了原地,他冲上去,手指刚刚触碰到太宰治风衣的布料,自己却和太宰治一起被巨大的冲力撞倒在地上。他的皮肤感受到车轮花纹的走势,骨骼体会到整辆车的重量,太宰治的风衣被染红了。他挣扎着坠入黑暗,再次醒来时浑身上下都传来尖锐的疼痛让他意识到自己仍然活着,眼前又跳出那块闪着白光的显示屏,借着光亮他看清自己身上的衣服又重新变得干净整洁,只有体内传来的一阵阵剧痛,皮肤在生长,骨骼在连接,他栽倒在地上,冷汗把衬衫湿透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觉得自己不再痛得无法移动的时候,他挣扎着爬起来,把食指摁在“是”上。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熟悉的场景,中原中也决定不再等到原本的时间,他提前几分钟来到路口,本想把太宰治堵在路的另一边等到卡车过去,没想到他又看到了等在路口的太宰治,他穿过马路,看见太宰治对自己挥手的同时,他身后高楼顶部突然落下来一块窗玻璃,他想都没想就冲过去,抱着太宰治倒在地上,他没调整好姿势,头顶刚好蹭着太宰治的下巴,还未摔倒在地他就感到后脑传来一阵尖锐的疼痛,一块碎玻璃正好飞上太宰治的额头,他眼睁睁看着太宰治的前额渗出血来,意识消失之前,他听见碎玻璃噼里啪啦的落到旁边的马路上,成了来往车辆纷纷避让的障碍物。当他再次面对那一片白光时,后脑传来的剧痛让他意识到这又是一次失败的“重新开始”。再次看见自家带有裂缝的天花板后中原中也决定立刻前往那栋大楼,到达目的地后没在附近看到太宰治,他松了口气,抬头看向眼前的建筑,最顶层的玻璃后面站着的那个人可不就是太宰治。他没多想就冲进大楼,进了电梯后只恨不能像在开车时那样一脚油门飙到最高时速,电梯升到第八层的时候进来几个人,身后还拖着一个巨大的纸板箱,中原中也估计放到那个空间里能占掉一半的体积,纸箱很重,几个人摆弄了半天都没把它拉进来,中原中也的耐心被消耗殆尽了,他挤开身边的人向外冲,对于身后的叫骂充耳不闻,他还有十二层的楼梯要爬。现在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太宰治为什么要跑到这幢楼的最顶层,虽然根据他在楼下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太宰治没有拉开窗户跳下去的机会,但谁能保证他的面前就不是那块从楼顶掉下去的玻璃?他撞开楼梯间的最后一道门,甚至来不及喘口气就开始搜索太宰治站的地方,万幸,太宰治就站在不远处,离他几步远的地方,他听到撞门的声响正朝这边看过来,万幸......下一秒太宰治脸上就换了一幅表情,他正靠着一块窗玻璃,这本不是什么危险的姿势,但那块玻璃突然向下坠落,对此毫不知情的太宰治只来得及给中原中也一个惊讶的表情就向后倒去,中原中也冲上前去想拽住他,反而被一起拖了下去。几秒的失重感后是黑暗中传来的身体各部分拼凑到一起的痛感,中原中也气恼的想拿拳头捶一下地面,却被刺痛感限制得不敢再动。几次下来他逐渐感到前路漫长,衣物可以重新变得整洁,即使身体碎成几块也可以修补好。可是太宰治永远死在他面前,他不仅救不了自己还要栽进去,他已经忘记自己按了几次“是”,再次看到天花板的时候他已经没兴趣去关注那缕阳光了,顺手摸过旁边的手机让一向办事可靠的后辈芥川龙之介把太宰治带到那家咖啡厅,他不知道牵扯一个本与此事并无关系的人是否正确,但他无暇顾及太多,谁也不能确定一次又一次的重新开始后随着对事情源头的探索逐渐加深自己还能独善其身,任何人都是事情的参与者与推动者,只有太宰治活下去,他们所有人才能从这个一次又一次重复的空间中脱身。芥川没让他失望,他在咖啡厅的椅子上坐下看着对面完好无损的太宰治,不出所料下一秒他就把芥川龙之介赶回去写文学社期刊的专栏,中原中也问他:“你要说什么不能让芥川听的事?”本来的问话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他没有把芥川龙之介拉进来,他就应该说另一句话,而这句话应该在几天前(如果这些不断重复的日子也可以算“天”的话)就说出口,时空又一次偏离了它原本的轨道。

 

 

“你有没有看过《昨日公园》?”太宰治却这么回答他。

 

 

“不要岔开话题。”中原中也说。仿佛是为了印证他说的话,下一秒咖啡厅的玻璃门被撞开,一群拿着手枪的黑衣人冲进来什么话都没说就是一阵胡乱扫射,他和太宰治所在的桌子离门很近,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他们。中原中也在黑暗中感受着身上的弹孔重新长好带来的痛感。前二十次的时候他还会在身边的人想横穿马路时看他们一眼,看到徘徊在那幢楼附近的行人时提醒他们,时间长了他发现这只不过加快了自己看到那块显示屏的速度,因为他的一个眼神或一句话逃过一劫的人里有怕事的胆小鬼,有冷漠的旁观者,甚至有持枪的行凶者。失败随着按钮按下越堆越高,就像stack里的小方块。第五十次重新开始的时候中原中也又找了芥川龙之介,让他把太宰治带到另一家餐厅,他下楼之后注意到了路边的甜点店,想着芥川喜欢吃甜食,于是就推门进去。他算是这家店的常客,柜台后的收银员是个挺面生的姑娘,他看着她把蛋糕和饮料放进包装袋,问:“你是新来的?”小姑娘微笑着抬起头来:“是的,先生,昨天是我正式工作的第一天。”

 

 

知识不常用就会逐渐从人的脑海里淡去,常识也是这样。中原中也想。昨天是哪一天,是太宰治不慎从高楼坠落的那天还是他没有避开那辆卡车的那天,他曾经尝试着用指甲在那个空间的墙面上留下划痕,甚至咬破手指用血在上面划上一道用来计数,可当一切再次回到原点,那面墙上空空如也,光洁如新。楼下刚搬来的住户碰见他的时候永远是一幅不熟悉的表情,即使在中原中也的印象里这样的遇见已经重复了几十次。今天的前一天是昨天,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常识,中原中也的“今天”前面只有他才记得的旧的“今天”,无论他做何努力,重来后一次都重新开始。无法在世界上的任何地方留下自己的痕迹的人,真的还能算是“活着”吗?中原中也不再往下想,提着蛋糕就往约定的地点走,到了餐厅后他又只看到了太宰治,看到中原手里拎着的蛋糕后眼睛一亮说我没想到你还买了这个。中原中也说这本来是要给芥川的,谁知道你先把他赶走了,你把它放下,想吃甜的先拿这杯饮料凑活。他看太宰治也不客气,放下盘里的鸡蛋接过饮料拧开瓶盖就喝。他想问太宰治最早的时候把他约在咖啡厅是想对他说什么,但时空已经被改得认不出原样,现在再问这个问题只能显得奇怪。太宰治感受到他的目光,抬起头来说:“你想问我什么?”中原中也盯着眼前这个死了五十次的人的眼睛:“《昨日公园》是讲什么的?”太宰治张了张嘴,鲜红色的液体从他的嘴里流出来,他看着中原中也,下一秒就一头栽倒在桌子上,中原中也看着那杯饮料,怎么也不相信它的糖精会过量到和鸡蛋一起吃就导致死亡的地步,他的眼前开始模糊,一袋东西从太宰治身上滑出来掉到地上,发出“啪嗒”一声响,依稀可以看到里面一点白色的粉末。这是他第五十次失败,也是第一次清醒的看着太宰治走向死亡。中原第五十一次来到那个空间,想起以前听到过身边人说“命里有时终会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他当时没放心上,现在想起来只想笑。

 


道理谁不懂?谁不想活得轻松?中原中也清楚若是太宰治知道他这样一次又一次不知疲倦的去救他只会说:“你为什么要救一个已死之人呢?”或许不仅仅是太宰治,任何人知道这件事都会这么问他。可是很多事情哪里有这么多为什么,起码中原中也从没动过按“否”的心思。再一次醒来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摸过手机它就自己响了起来,他把手机拿到眼前,屏幕上清清楚楚写着太宰治的名字。他心中警铃大作,这样的情况之前从未发生过,本来的情况应该是——应该是什么?电话铃声还在不耐烦的响着,中原中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忘记最开始的那天,他究竟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做完一个又一个的动作的,时空与原本的轨道几乎已经没有交点了,只剩下中原中也头脑里“让太宰治活下去”的想法。他按下了接听键。太宰治在电话里说:“带上你的那辆山地车,我们去骑车去。”这实在不像原本的太宰治会说出来的话,中原中也含含糊糊的应着,以最快的速度骑着车去和太宰治会合。去盘山公路上骑自行车,听起来就会出事。接下来的发展果然不出中原中也所料,那段山路人迹罕至,旁边的栏杆看上去一阵风吹过就会摇摇晃晃,太宰治却在前面骑得飞快,不顾中原中也在他身后大喊着发出的警告。在一个急转弯时,太宰治没刹住车,以极快的速度向栏杆撞去,把木栏杆撞出一个大缺口,紧跟在他身后的中原中也根本刹不住车,两人两车都从那个缺口处掉下山崖。中原中也已经记不清这是自己第九次还是第十次从高空坠落,只不过这次复原的过程可能会更痛苦而已,他终于在失重感中问自己,为什么太宰治总是要死?过去一次又一次修复的痛感全部涌到了他的脑海中,耳畔的风声也化成了刺入头颅的刀刃。他闭上眼睛,突然被一双手环住,他整个人一僵,然后听见太宰治混着风的声音:“这一次,别再选‘是’了。”中原中也倏地睁大眼睛,眼前却立刻转换成了熟悉的显示屏,他的手指悬在“是”上,他一定要去问清楚——一只手拦住了他,然后他听见了太宰治的声音:“我不是叫你不要选‘是’吗?”中原中也抬起头,他看不清太宰治的表情,他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如果太宰治也能来到这里,那么过去的这几十次重复——

 

 

“我才是那个死去的人吧。”中原中也说。那一瞬间,他看清了太宰治脸上的表情,类似的神情他看见很多次了,每一次太宰治看他的最后一眼脸上都是这个表情,他一直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到现在也是。

 

 

“想明白这一点很难吗?”太宰治呛他。

 

 

“救人的这一方不好当吧?”中原中也不甘示弱的呛回去。

 

 

“你——”太宰治想说什么又止住话头,转过身去点了“否”,空间消失了,眼前是一片黑色的旷野,尽头的河流像是天空中由星星组成的银河的倒影,太宰治向前走几步,拿起了河岸上那条船里的船桨。看他的样子中原中也知道太宰治要说那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了,但最终太宰治只是说——

 


“啊啊,中也啊,现在,我们还是边划船边看星星吧。”

 

 

 

 

 

 

 

 

 

 

 

 

 

 

 

 

 

 

 

FIN.

 

 

关于太宰想对中也说的话,可以把每一段的第一个字连起来。


评论
热度(18)
© 粟白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