瞻前顾后

  粟白鸣  

【冲田组】生亦何苦

想写温暖又正能量的冲田组

脑洞很好,写出来相当糟糕

依旧ooc



「どうして生きてるの」 ねぇ

「我是为何而活呢」呐

 分からないよ

 我不知道啊

 

阴雨天简直暗的不像话。

加州清光是一直讨厌下雨天的,尤其是像今天这样的绵绵细雨,细密的雨丝落在脸上,糊了一脸,又凉又黏。本就一无是处的世界变得更加单调而灰暗,没有任何值得期待的事物。

如果不算上来往车辆溅到裤脚上的水的话。

他把有些往下滑的背包重新甩回肩上,迎面走来的每一个人都是一样的——有着二百零六块骨头和六十万亿个细胞,他们行色匆匆,最终都将奔向死亡。迎面走来的女郎身上飘来一股呛人的香水味,混着雨水的青草味就完完全全的从清光的鼻腔中消失了。于是他没由来的开始讨厌那位女子。

他有时候会——就像现在没由来的心情低落,然后开始厌恶这个世界,可笑的是,他又舍不得像新闻里报道的那样轻而易举的舍弃自己的生命。

活一天算一天吧,他是这么想的。尽管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他数着路面上因为下雨积水而形成的水坑里映出的灯光,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走到了家门口,邻居门前站着一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人,清光潇洒的把钥匙插进锁孔,拉开门正要往里冲,突然意识到站在门口的不是本来的那位大妈,他扶住即将摔上的门:“你是?”

青年转过头的时候他差点吹一声口哨,面前蓝色头发的年轻人并没有因为清光有些无理的凝视生气,只是做着自我介绍:“我是你的新邻居了加州清光,请多关照。”加州清光终于意识到自己刚刚有些不礼貌的行为,盯着门上“大和守”的门牌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当安定冲他点头道别正要关门时,他像突然活过来了一样冲过去拉住了门。

“啊,大和守安定,介意让你的新邻居加州清光和你共进晚餐吗?”

坐在客厅时清光想安定一定仍然像以前一样是个很友好的人,这一点从墙上的照片,小装饰物的摆放,灯光的颜色这些细节都能看出来。他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近几步端详照片上的内容。

玻璃面的后面无一例外的是安定和几个小孩子的合照,照片上的所有人笑的都是发自内心的灿烂,清光模仿着扯动嘴角——玻璃上映出来的只有一张表情僵硬的脸。

“是在看我和小孩子的照片吗?”安定的声音突然在清光身后响起。“啊,是的。你这么突然出现在我身后真是吓了我一跳。”清光露出了一个相对自然的微笑,“算起来以前常去的那家福利院的那些孩子们也要上初中了呢。”

“是啊,时间过得真快。”

坐在餐桌边吃着安定做的饭的时候清光想,自己搬到这里的时候可是万万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以前的同学。

 

生きたくも 死にたくもないの 透明に溺れて

不想活下去  亦不想死去呢  沉溺于透明之中

生きたくも 死にたくもないの 哀しみが零れて

不想活下去  亦不想死去呢  流露出阵阵哀痛

 

安定去收拾碗筷的时候清光坐在露天的阳台上,外面的雨还没停,他看不见月亮和星星,但是也不打算进去。大学毕业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工作的事仍然没有着落,并不是他的能力不行,而是大多数时候他不肯像其他人那样委曲求全,因此到最后除了再见识一遍社会的丑恶之处一无所获。

他听见安定在喊他,然后就被拽回房间。“你这个习惯怎么还没改?”安定一边找干毛巾一边瞪他,“你怎么还是像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去淋雨?”看着清光垂着头他又继续说下去:“淋了雨就会发烧,即使发了高烧也不肯去治疗,你的那些恶劣事迹还要我这个同学复述一遍吗?”

清光甩了甩脑袋,抬起头看着安定:“是不是被吓到了?”

回答是一条重重摔在他脸上的干毛巾。

清光疑惑的把它拿下来,发现安定正瞪着自己,看上去很生气。

是啊,你死了,两腿一蹬眼睛一闭一口气下去再也上不来,你会带着满意的笑容离开这个世界,因为你解脱了,不管是你暴尸荒野还是有人把你好好安葬,你都不必再为这世界纠缠不休,不管你是在歌声中上了天堂还是堕入十八层地狱,至少你终于摆脱了这个世界。

可是你让活着的人怎么办?

你让那些活着的,在乎你的人怎么办?

你是让他们对着你的遗物悲伤吗,对着那些有过你曾经的痕迹的地方掉泪吗,对着你的墓碑抽泣吗,还是对着没有的世界嚎啕?

只是为了你想吓唬他们?

“加州清光,收起你那些病态的惊吓欲,如果你对这个世界还有那么一点点留恋,就给我好好活着。”

但这并不是一句能够拯救什么的话,安定在情绪激动的冲清光说完那句话以后突然意识到。

如果——

清光明显也想到了这一点,他红色的眼睛却亮了起来。“可既然安定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找一找吧。”

接下来的日子加州清光仍然为生计奔忙着,大和守安定偶尔也会拉他去吃饭,清光渐渐的了解到安定的生活过得也不顺利,目前只是在一家公司做着实习生的工作。日子就这样平淡无奇的过去,加州清光偶尔仍然会想着这个世界的阴暗面,但这时他总会想到那天大和守安定亮得出奇的蓝眼睛和扔到他脸上的干毛巾。想起学生时代安定在自己缺课以后记的笔记去药店买的药。一切似乎还没有这么糟糕,他这么想着,于是又继续向下一家公司投去简历了。

 

透明な歌を歌えるほど 君に爱されていたい

想要如能唱出透明的歌般  被你爱着

 

大和守安定搬来三个星期后,加州清光终于找到了一份固定的工作,晚上他坐在阳台上,难得的买了几罐啤酒,才喝没几口就听见旁边有人在喊他:“加州清光,这次你是想换成酒精中毒进医院是不是。”加州清光冲隔着一个栏杆的大和守安定晃了晃手里的啤酒瓶,好心情的笑了起来:“我找到工作了。”

“啊,那真是太好了。”安定也笑了起来,清光看得出他是真心替自己高兴的,“那你也少喝点,别忘记以前毕业聚会的时候你才喝了几口。”

加州清光向安定扔过去一罐啤酒,他当然没忘记那次的酩酊大醉,这成了他在高中三年的最后一个笑柄,只是他没想到大和守安定还会记得。

他看着还在另一边喝一口酒看一眼啤酒罐再看一眼自己的安定,突然哼了起来:“僕は君の瞳の中に僕の眼を見つけた”

“你在唱什么?”安定凑了过来。“你还记得上次你骂我吗?说是让我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加州清光又开始笑,他觉得自己今天特别开心,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对啊……”安定不明所以,看着清光突然又有些慌张,“欸清光你可别再冲动,你都有工作了——”

“不是的。”清光打断他,看着安定有些发红的脸他暗暗笑出声,这家伙的酒量也没多好。

“我是想说,我感觉我现在已经找到能让我对这世界有所留恋的人了。”





加黑歌词来自造花の距离感

清光哼的那句歌词来自Honey Vanity

论如何毁掉脑洞【自豹自弃】

评论(2)
热度(4)
© 粟白鸣 | Powered by LOFTER